【叶修生贺】[粮食]时间游戏

想吃冷吃兔。:

时间游戏


 


没啥逻辑,主要这个题材写了我对本命的一些感受吧。_(:з」∠)_我又晚了!!本想卡零点的!!气晕。


祝你生日快乐!







1


 


叶修发现这件事会发生的时候,他也很惊讶。


不是每个人的身体都会时光倒流的。


 


2


 


这件事发生的前一天,叶修刚上站在国家队领奖的台上,喻文州站在他身边。国家队的人交握着手托住金灿灿的冠军奖杯,高高举起。


观众喧闹沸腾,从场下扑面而来。


荣耀女神的光辉洒在他们的身上。


“恭喜,诸位。”叶修说。


喻文州轻声笑了笑:“也恭喜你,领队。”


 


3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叶修次日早上醒来,惊讶地发现日历表已经回到了一天前,也就是他们与韩国队总决赛的日子。


叶修静了静,又揉了揉眼睛,然后左顾右盼地找了一会摄像机。


……好吧,不是整人。


“你在开玩笑?”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挑着眉说。


喻文州委婉地说:“嗯,其实我对你对我们获得冠军这么有自信,还是很高兴的。叶修。”


“……”


叶修无奈地接受了自己穿越回了一天的事实上。


虽然刚刚打赢就穿越的情况足够日狗,但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也就只能接受。


叶修花了十分钟为自己调整好了心态,精神抖擞重新投入到了战前的指挥中。


 


4


 


带着第二次获胜的喜悦和不安入睡后,醒来的叶修对着日历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我的人生在哪里出了错?”


被随手拦住的周泽楷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局促地说:“啊?”


 


5


在一周后,叶修终于逐渐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不就是时间倒流吗?多大一点事啊。


“这才叫越活越年轻。”叶修对自己说。


而且还有个特别的乐趣。


某天黄少天呼朋引伴要出门逛街时,叶修挑着一个葡萄,漫不经心对他说:“下雨淋不湿你。”


黄少天看了一眼窗外明媚的天气,表示不屑一顾:“骗鬼啦,我看过天气预报。”


叶修去会议室绕了一圈,回来对如当天一样落汤鸡的方锐和黄少天微微一笑。


 


6


 


决赛。半决赛。四分之一决赛……


叶修坐在比赛场馆的第一排座位上,静静地看着英文搀和着各国外语的国际邀请赛邀请赛开幕式。灯光在场馆里四处扫射。


“你觉得我们赢的概率大么?”喻文州忽然在他旁边低声地问。


叶修将目光从那位致辞的外国人身上移开,转头对他笑了笑。


“会赢的。我百分百信任你们。”


 


7


 


叶修站在了北京国家队集结会议的门口。


他摸了摸下巴,推开那扇门。


一片喧哗私语的会议室在看到他的时候,因惊讶而沉默了十几秒。他熟悉的国家队队员们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我靠!是你?”黄少天拍桌而起。


叶修挑了挑眉:“谁不服?”


黄少天还待说话,被张佳乐抢着叫了一句“果然是你这家伙!”


喻文州微笑着看向他。


一团笑闹中,叶修看清了会议室里每个人唇角为他的出现而露出的笑容。


叶修转过身,笑着环顾了一圈。


“向着国际赛进发吧。”


 


8




习惯了国家队的阵营后,再回到国内联赛的节奏其实让叶修有些难以适应。


但幸运的是他身体上的竞技状态似乎回到了当时的巅峰,与轮回的最终一战结果没有改变。


叶修站在兴欣的颁奖台上,感慨万千。他的手指因最后的爆发颤抖得厉害,甚至握不住那个冠军奖杯。


他放任自己向后仰倒。


“老大!”包子睁大眼睛。


一片喧哗中,他被从身后接住了。兴欣的所有队员笑着簇拥住他,叶修知道自己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9




这是他亲手带起来的战队。


他带起了兴欣,他也属于兴欣。


所以叶修在面对第十赛季一场场逐渐陷入困境的比赛时,心情平和得不像话。


第十赛季是兴欣的磨合期,他知道它的缺陷,也知道他的完美。


他知道它会走向怎样的未来。


叶修静静地感受着这一路倒流的时光,感受着他们是怎样从默契到不默契,从自信到不自信,从坚定不移到犹豫不定。


叶修有些恍惚,原来他们成长了那么多。


 


10


 


第十赛季第一场常规赛前的夜晚,叶修在电脑前翻阅着兴欣的资料。唐柔的信息边写满了注视。苏沐橙走到他身边,看了一眼,她的手里是一杯泡好绿茶。


“感觉怎样?”她将茶杯放在他身边。


叶修微笑着对她说:“挺不错的?”


苏沐橙笑了笑:“你觉得我们明天会赢?”


叶修说:“这一场也许不会,但谁说将来不会呢?”


 


11


 


接下来是长长一段休息的时间。叶修甚至抽空又把第九赛季轮回和蓝雨的总决赛看了一遍。


时光回到了几个月前。


挑战赛决赛的第二次来临不像第十赛季的决赛一样巅峰对决。但它像是一场炽热的火,冷酷的冰。


叶修静静地看着嘉世的队徽,第二次戴上了耳麦,插入了君莫笑的账号卡。


……


比赛结束后,陈果甚至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他们真的赢了嘉世?她反映着这个事实,呆呆地站在原地,被唐柔从身后笑着捏了一把脸。


 


12


叶修和邱非一起坐在阴凉的角落里,邱非拧开一瓶饮料,将它递给叶修,然后拧开了第二瓶自己喝。


“想好要去哪里了么?”邱非听见叶修这么问,他差点呛了一口,连忙移开瓶子。


“……我不知道。您觉得呢?队——前辈。”他盯着饮料瓶上的印花。


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也不知道啊。你会自己做出抉择的。”


邱非抿着嘴唇,慎重地点了点头。


邱非走前,对叶修说:“我会自己想好,谢谢前辈。”


叶修笑了笑。


没有人比他清楚,邱非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时光的倒流并无法改变人的想法。叶修知道。


 


13


 


如果不是第二次发生,其实叶修已经忘记了这件事。


挑战赛前的几个星期,嘉世的老板陶轩突然跨过马路,来到了兴欣。紧张的陈果被一道门拦在外面,训练室里只剩陶轩和叶修两个人。


陶轩挑剔地扫视着他们的训练室,为它的简陋而淡淡地挑了挑眉。


“你可以回来。”陶轩说,“嘉世还可以有你的位置。”


他没有流露出施舍的意思,但叶修了解他的想法。


“谢谢。不用了。”叶修说。


“那就希望我们都顺利吧。”


陶轩冷淡地说。


穿着西装的商人离开前最后看了他一眼。叶修也平静地看向了他。


他们穿透时光壁垒在互相触碰到了一刹那的眼神,他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样单纯地对视了。


曾经的青年投资者和他信赖的队长在这一刹那回归到他们的身体,他们像是十年前一样对视,对彼此投入了自己的信任。然后迅速烟消云散。


他们已经失去了那份相识于微末的友情。


陶轩慢慢收回目光,转身下了兴欣的楼。


 


14


叶修静静地点燃了一根烟。


他看懂了陶轩这一眼对他无声的示威:等着看吧,我才是对的。


谁是对的?叶修曾经也有迷惑。曾经的曾经他也期待陶轩是对的,所以他顺从陶轩的意思离开了嘉世。


但这一次,叶修已经提前看清了一切的结局。


 


15


挑战赛的标语是“梦开始的地方”。


兴致勃勃又惴惴不安为兴欣报名的陈果绝对想不到他们会走到联赛,甚至走到联赛冠军的颁奖台上。


也许今天的叶修自己都很难想到这一点。


谁会知道梦可以美好到什么地步呢?


叶修站在兴欣门口,遥望着对面仿佛高高耸立的嘉世,轻轻地耸了耸肩。


 


16


半睡半醒的叶修从楼上下来,看见远道而来的包子和罗辑在兴欣网吧楼下吵吵闹闹。


叶修有些恍惚地停住了脚步。


他想起了这一天,兴欣的队员们从天南海北聚集到杭州的一天。包子、逻辑、小安……


老实说,叶修其实已经习惯了他们都在身边,几乎已经忘了某一天之前,兴欣还不是一个队伍。


但这一天的到来还是让叶修露出了一个笑意,他轻快从楼梯往下走。


陈果眼尖地看见了叶修


“哎哟,你下来啦?大家都到了!啊,对了,你还不知道吧?这边这个是……”


老板娘刚要兴奋地挨个向他介绍,叶修却说:“我知道他们是谁。”


他环顾着这几张熟悉的面孔,笑了笑。


他们每一个,他都知道。


 


17


他在霸气雄图看中了安文逸。


他捡到了野外拾荒的莫凡。


他对困扰无比的罗辑说:“其实我觉得你做的攻略挺不错的。”


他找到了思路诡异的小白包荣兴。


他跟不服输的唐柔一场场地PK。


他走到陈果的身后,看她气鼓鼓地落败,然后咋咋呼呼地丢下电脑和自己的账号卡走向收银台。


……


他站在网吧的门口,抬头看见“兴欣”两个字。他朝冻僵的手指呵了一口气,抖落一肩风雪。


“C区47号。”


 


这是一切的新生。


 


18


 


叶修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果然回到了嘉世,开着电脑,银色的卡插在荣耀的登陆器上。


叶修坐在嘉世自己的宿舍里,无声地凝视着一叶之秋。它回到了叶修最熟悉的样子,斗神手持黑矛,高傲地伫立在荣耀大陆上。


一叶之秋。


它曾经是叶修最熟悉的一张账号卡。他们从荣耀开服的第一天就互相陪伴,十年倥偬。


老实说,叶修也有很多年没用这样的视角看过它了。


这样密不可分地看着它。


这样将它视作自己的半身。这样地将它视作自己的归属。


 


 


19


 


“好久不见。”叶修轻声道。


他找回了操作它时的感受,这一点都不难,它仿佛一直铭刻在他记忆深处,一直很少想起,但也没有忘记。


键盘轻响,却邪生风。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修隔着耳机听见门开的声音。他听见苏沐橙的声音透过黑暗的障壁响在他的身侧。


“该走了。叶修。”


人生终究有时别。


 


20


 


苏沐橙将一杯绿茶放在叶修的身边,白雾蒸腾而上。


“还不去休息?”


她担忧地问。然后她看到了叶修电脑屏幕上对下一场对手的通盘分析,苏沐橙似乎想说什么,然而最终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仰头看着天花板。


“我想不通,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她喃喃地说。


叶修说:“指什么?”


苏沐橙说:“嘉世。”


叶修开口前,她又轻声说:“对你。”


“曾经一切,都很好……我不喜欢这样的嘉世。”


他们都没有说话。


苏沐橙最后低声说:“如果你觉得还有丝毫转圜的机会,你就会对我说‘会好起来的’。叶修,所以这就是结局了么?”


长久的一阵沉默,她以为叶修不会开口了。


然而叶修最后说:“这就是结局。”


 


21


 


“打得真烂。”韩文清冷冷的说。


叶修夹着一册资料,仰起头看向自己的老对头。


韩文清的眉毛几乎能夹苍蝇,他的目光没有落到叶修身上。但这个幕后的选手室里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叶修不会觉得他在对别人说话。


这场比赛是常规赛,嘉世和霸图的团队赛刚刚结束,嘉世以大比分落败。


“来找找我有事?”叶修问。


韩文清冷冷地瞥了一眼,没说话。


那就是没事来聊聊了。叶修把玩着一叶之秋的账号卡,笑了起来:“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多深仇大恨呢,你专门来找我落井下石。”


韩文清冷哼一声:“我们仇不大?”


叶修轻笑了一声。


他们都没有再说话。


叶修回想着刚结束的那场比赛,不合时宜冒头拔尖的魔剑士,呆若木鸡的牧师,犹豫不定的神枪手。他下达的所有命令只有苏沐橙会遵守,这样的情况……


“老韩。”叶修忽然叫了韩文清一声。


“嗯。”
“加油。”


韩文清慢慢地看了他一眼,深深地皱起眉:“还用你说?”


 


22


 


叶修试图回想当初他对于嘉世队内的状况是怎么样的感受,却有些想不起来了。


或许他曾经为离心离德而愤怒,而自责,而无奈,而铭心自问,而辗转反侧。


但他回头去看,只是衷心地希望它好。


 


24


 


叶修知道这样的困境会维持至少一年。


第七赛季第一轮季后赛落败,嘉世本届赛季到此为止。叶修和王杰希肩并肩走在选手通道里。


他们停住脚步是因为一个穿着嘉世队服的少年突兀地出现在道路中间。


“队长……”他站定在原地,眼眶有些发红,“王队?您好。”


“你好。”


看衣服,似乎是嘉世训练营的孩子。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叶修。


叶修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叫他“邱非”。


邱非似乎是来观战,被叶修不着痕迹地安慰几句后,很快回了嘉世训练营的队伍去。


王杰希发现叶修将一束目光远远投在少年的背影上,他微感诧异。


“战斗法师?”王杰希突兀地问。


叶修没有问他在说什么,而是轻“嗯”了一声。


“你选定的一叶之秋接班人。”王杰希笃定地猜测。


叶修这次却很慢地摇了摇头。


他笑了笑:“不,他将有自己的未来。”


王杰希挑了挑眉。


叶修轻叹一口气,他想起他和邱非那日在阴影中的对话,他们都会有自己的未来。


邱非会决定他的。


叶修也会决定他自己的。


 


25


 


原来是从这一天开始爆发的。


叶修坐在陶轩的办公室里,走神地想。


这是倒流的时间线里,叶修第一次听见陶轩问他“能不能考虑出面接代言”。所以在正常的时间线里,这应该是陶轩最后一次试图说服叶修接受他的商业化。


叶修知道自己拒绝了。


也许就是这一天陶轩下定决心跟他分道扬镳。


两人都沉默,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僵持。苏沐橙坐在叶修身边,用隐含担忧的目光看着他们。


“叶秋不想出面,其实可以由我……”她试着打圆场。


但陶轩烦躁地说:“沐橙!你的代言已经够多了”


苏沐橙不安地张了张嘴唇,没有在说什么。叶修知道苏沐橙一直尽力想缓和他们的矛盾。但其实他们之间的泾渭分明,何止这一处两处。


“抱歉,老陶。”叶修说,没有让自己内心的一点叹息表达出来。


陶轩冷冷地看着他。


 


26


 


在这一场爆发之前,叶修察觉到嘉世内部气氛的微妙改变。


刘皓肆无忌惮的贪功冒头是从那天开始的。


陈夜辉明里暗里的……


但是那些有什么意义呢?即便他重来一次,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27


 


转眼几个赛季过去了,嘉世曾经退役的队员们一个个回到了这里。那些熟悉而陌生的面孔重新出现在训练室里。


在刘皓等一批新人离开后,叶修站在嘉世的训练室里,有些感慨,也有些莫名的好笑。


“怎么了呀?”苏沐橙在他身后好奇地问。


叶修说:“不觉得气氛太好了?”


苏沐橙迷惑地眨眨眼睛。


“哇,我们队长夸人了!吓人!”一个队员在旁边夸张大声问。


叶修拍了拍他的椅背,笑了:“想加练?”


队员迅速缩回头。整个训练室都笑了起来。


这已经是第四赛季的事情了。


 


28


 


十七岁的苏沐橙踢踢踏踏地走到叶修的宿舍外,她的头发最近长长了,正好垂到腰。她本来嫌热要剪,陶轩劝她这样形象更好,马上要出道的人,能更漂亮些还是更漂亮些。


苏沐橙一想说的也是,就继续留着长发了。


“我快要第一次上场比赛了。”她说着,坐在了叶修旁边的椅子上。


叶修“嗯”了一声。


她看起来有些紧张:“我有些担心。”


叶修暂停了敲击键盘的动作,好笑地问:“担心什么啊?”


苏沐橙说:“我一直希望能帮上你一点儿啊,但是我现在有点怕拖你后腿。”


她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


叶修笑了:“没什么好担心的。你一直都在帮我。”


苏沐橙惊讶地睁大眼睛:“有吗?”她似乎觉得叶修是在安慰她,但还是笑了起来。


“谢谢。我放松点了。”


叶修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他没有告诉她,他说的是发自内心的话。这些年苏沐橙帮到他的又何止一点。


然而再往前走,苏沐橙也不在他身边了。


 


29


 


回到苏沐橙出道之前,事实上叶修是有些不适应的。


几个月后,他看到了吴雪峰。


他的第一位助手穿着嘉世的队服坐在叶修训练室身边的位置。那里叶修已经习惯苏沐橙坐着了。吴雪峰有着一张温和成熟的脸庞,以年长的姿态护卫在叶修的身边。


叶修进来的时候,吴雪峰板着脸为他不规律的作息说教。


“你好像老妈子。”叶修静静地听了一会,突然说。


吴雪峰脸颊一抽,作势要打他,叶修立刻笑着躲开。


“吴哥求放过!”


 


30


叶修重新习惯了这位年长的副队照顾。这是他曾经无比熟悉的事情。


有一天,叶修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其实从未想过吴雪峰会离开,然而吴雪峰离开的那一天,他也不过是平静以对。他释然地笑了笑。


他往前走的路途中,原来曾经离开过这么多人。


再回过头,他已经走过了那么长的一条路。


 


30


 


叶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知道自己的状态正重新回到巅峰。


十九岁的少年有一张熟悉的脸,但他原来曾有过如此锋芒毕露的双眼,骄傲不羁的笑意,光芒四射的面孔。


叶修端详着镜中的自己。


他无法确切说他在许多年后,曾经是否怀念这个时间肆意挥洒天赋的自己,也许每个人都会曾有片刻想起更年少的自己。他神采飞扬,他天资傲人,他只是站立着就散发光芒。


但叶修知道,时光对每个人都无比公正。


他已学会了从容平静地面对一切。


 


32


 


嘉世获得最后一个也是最初的冠军的时候,叶修被远比他年长的队员们拥抱起来,欢呼着高高抛向天空里。


叶修这一刻仍感到单纯的快乐。


庆功宴会上,队员们揉乱叶修的头发,陶轩在一旁高兴地起哄。他们笑着,闹着,叶修甚至因为一杯酒醉倒了。


晕晕乎乎中,叶修感觉到奖杯的金色在眼前闪耀,他笑呵呵地伸手去抓,却怎么都抓不到。


当他醒来的时候,这一场狂欢也已经是昨日之事了。


嘉世的历程也快要到头了。


 


33


 


现在看来,嘉世的组建其实像个笑话,最初的最初,一个网吧的小老板陶轩在线上狂敲秋木苏和一叶之秋两个一区大神,在两个人的嘲笑里一再重申“我不是骗子。我是真的想建个战队,我有合同的。请相信我。”


合同?


谁信啊?叶修还记得自己当时对此嗤之以鼻。


叶修回忆着这段时间的事时,陶轩正带着还没成年的他,去线下见气冲云水。希望他会是他们战队的第二个成员,陶轩担忧地嘀咕着。


吴雪峰出现在他眼前的模样,是个年轻的大学生。


“他高兴地抓着一叶之秋的手,说“原来你长这样”,然后疑惑地问:“秋木苏呢?”


陶轩尴尬地避开叶修对吴雪峰耳语。


两人再回来时,吴雪峰看着叶修,似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揉了揉叶修的头发。


犹豫了几天,吴雪峰终于笑着对陶轩点了点头。


“趁着年轻,我也想试试不同的生活。”吴雪峰爽朗地说。


 


34


 


他们那时候四处打比赛,黑赛也有,正规点的也有,但是少。生活像是一块块布料胡乱拼起来,到处都漏水。


叶修有一天问吴雪峰:“你觉得后悔吗?”


吴雪峰避而不答,笑着问他:“问我干什么?你呢?”


叶修说:“我从来不会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吴雪峰收敛起笑容,认真端详着叶修。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站了起来。


 


35


 


越往前走,一切越是乱七八糟。


有一次叶修在一场线下比赛拿到了几千块钱的冠军奖励,他无可无不可地给了陶轩。陶轩高兴地对他说,要请他们吃饭。


一群半大小子坐在大排档的椅子上,胡思乱想,畅想未来。叶修似乎听见陶轩在醉里惆怅地叹一口气。


叶修吃着菜,对比着如今和后来千万人瞩目的荣耀决赛,忍不住笑了起来。


吴雪峰好奇地看向他:“怎么了?”


叶修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


那是太久之后的事情了。


当年的他们没有人能猜到还有那一天。


 


36


 


苏沐秋的出现是叶修无法不为之触动的一件事情。


那是陶轩说好要来的一天,苏沐橙本来想留下,但苏沐秋板着脸要求她去上学。十七八岁的少年站在门前,对他妹妹唠叨一些事,无非是什么学历的重要性。苏沐橙眨巴着眼睛,假装在听,实际上偷偷扭着自己的辫子玩。


“不许老想着回家,记住没记住?”苏沐秋板着脸说。


苏沐橙连忙点点头。


苏沐秋这才不舍地看着她背着书包,逐渐消失在小巷口。


他叹了口气,转过头正好对上叶修的目光。


苏沐秋打了个寒战,忍不住低头左看看右看看,还是没发现自己身上哪有问题。


“看我干吗?”他纳闷极了。


叶修说:“可能太久没见你了。我发现自己居然还有点想你。”


苏沐秋笑骂了一句:“神经病啊。”


 


37


 


他的旧友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曾经的叶修和他一样,他们像是凝聚了世界上所有的光辉与年少。


想做什么都去做。


想做什么都能做到。


叶修看着小窗外的蓝天,听见苏沐秋在他身侧说:“沐橙看上一件裙子,我想记下来,有钱了就给她买……”


还有怀想的未来。


 


38


 


苏沐秋和苏沐橙离开叶修的生活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了。他们一起度过倒数的穷苦而快乐的两年。


邂逅这对兄妹之前那一天到来时,叶修正慢慢地走在杭州的街道上,太阳从天空中洒下来,落在他细瘦的胳膊上。


叶修漫不经心地在心底盘算着时间,这大概是他离家出走后两个月。


 


他还记得当年他自己走在这里时,其实内心对未来毫无把握。


会遇见怎么样的人?苏沐秋、苏沐橙、吴雪峰、陶轩……甚至邱非、黄少天、王杰希……陈果……他统统没有想过。


会经历怎么样的事?被一对兄妹收留、组建战队、打黑赛……三连冠、下坡路、离心离德……偶然的幸运、挑战赛、冠军……甚至是国际赛?他没有任何的预料。


叶修唯一知道的是,他不会回头。


 


39


 


十五岁的叶修在南下杭州的大巴车上快要睡着了,他的额头点在玻璃上,随着车摇晃。


他刚刚从家里跑出来,随便找了车就买票钻了上去。没有管这是去哪里的车。


叶秋打包的行李袋被他牢牢地抱在怀里。


好困啊……叶修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打了个呵欠。


再醒来的时候的应该是一天前?自己也许回到了叶家了。


 


40


 


叶修不是没想过自己的身上为什么会时间倒流。


或许是神认为他的人生需要某种弥补?但叶修仔细思考,仍然觉得他想要的都奋斗去争取了,想挽留的都抓在了手心。他做到了应该做的一切。


这一路上,他失去了一些,得到了一些,也许难过过,悲哀过,徘徊过,却并没有片刻抱怨过命运不公。


他并不觉得有必要重来。


他对自己的人生没有丝毫遗憾。


 


41


 


叶修再一次睁开眼睛时,他正蹲在叶秋偷偷整理的行李袋前翻检弟弟的收藏。叶修发现叶秋的房门下投出来一点灯光,门里隐约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叶修忍不住笑了,他知道叶秋正抓紧时间换衣服,打算离家出走呢。


“抱歉啦老弟。”叶修第二次对叶秋在心中默念。


他一把拎起了叶秋的行李包,蹑手蹑脚地地走向了门口。


三、二、一。


叶修“哗”地打开了门。


明亮的星辰照射在他的脸上。


 


42


 


不管多少次,他都会做出这个选择。


 


END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碎碎九十三:

是的,我觉得成年人之间的自主选择和心智完全不成熟的儿童是不一样的,成年人或者掌握了一定知识的少年人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思想,他们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特别是性方面的东西。


但是儿童太容易被诱导,被诱惑,被控制,被压迫,他们完全不懂自己做了什么,或者自己承受了什么。等他们懂得的时候,这些幼年的记忆会成为杀害他们的一把刀,这已经不是不公平三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成年人的丑恶,就是利用儿童的不懂去诱惑他们,所谓的他们自己同意,不过是一种欺骗,因为他们不懂,可去诱导他们的成年人是懂得的。


怎么说呢,确实不应该把所有的过错推给文学作品,看了同一个作品之后,选择好的也有,选择坏的也有,这是人本身的问题。


但是错的就是错的,不应该洗白,不应该以爱之名去美化恋童,美化和儿童发生性关系这件事,这不是爱,任何理由都是苍白的,都是遮羞布罢了。这些文学作品给了丑恶的罪犯借口,甚至为他们开脱了罪名,甚至把矛头直指受害的儿童。


如果只是想写爱情,而不是恋童的性欲,那为什么要去详细的描写,故意的美化,轻描淡写的弱化犯罪?


爱还是欲,谁都分得清。


寒武纪年的兔子:



昨天刚刚在B站重温我特别喜爱的一个千本樱古筝视频,弹幕里面低俗的意淫幼女的歌词出现的时候我简直要呕吐。在欣赏别人高超技艺时却横空糊出一坨翔的感觉。弹幕里其他人表示这很低俗和打算举报意向后的还被一些人追着骂:“有病。”“不喜欢你别看。”“瞎BB啥。”之类的话,讲道理我特别想把这伙人团吧团吧灌水泥袋里去,因为我就是觉得你们是潜在的变态和罪犯。别找借口,就是肮脏。


西西酱:



也许有人会觉得写文只是个娱乐,没必要太过当真,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在看见类似作品的时候总会想起《素媛》或是国内外的一些新闻……对不起我较真了。可能有人会觉得我双标,毕竟同性恋是天生的,恋童癖也是天生的。但是同性恋至少大部分时候也是建立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而恋童癖很多时候是利用儿童不懂事这一点来诱骗对方的。而且儿童被QJ和成年人被QJ受到的心理伤害程度也是不一样的。也许写文的人只是为了娱乐,但她们的行为其实是在传播这种观念,甚至促进人们习惯和接受这种观念。⭐双极星⭐:

  



   


 @西西酱 

   

   

Laceration: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童和性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童癖宣泄欲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恋童癖,你们做的事比恋童癖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写或者画软性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